SKYER

也许生命的神秘不在于我们如何经历过,而在于我们如何谈论它。
尾声几乎是哭着读完的,罗塞拉、一个历经坎坷的长者,是用着怎样的心态去守护那个天真烂漫的女孩,看她苦恼着自己曾苦恼的事情,为她祝福,为她祈祷。一段一段谈话,也许不是那么惊心动魄,也许没有所谓迷雾重重,也足以让人感到一个从希特勒屠刀下走过来的家庭妇女,她生命中最难忘的,也是最后一段时光。
即使信仰的神不同,祈祷也都是同样的。信菩萨和信安拉的人没有太大的差别。。。信仰,期待,恐惧。。。一切都很相似。。。一位耶路撒冷的诗人曾经说过,"信奉的神不同,祈祷却是不变的"。
她说:"而我,美丽的孩子,会坐在最好的位置,看着这一切。秋雨来临的时候,也许我会变成雨滴回到你身边,凉凉地落在你的脸颊上••••••
到那时,我们或许可以再聊聊,当然,如果你不是太紧张的话••••••
就像奥尔多常说的:要健康地活下去••••••保重。"

评论

热度(1)